老公弃她如敝,这个男人却将二婚的她宠上天!

W-design2017.09.14



文章简介:

传闻,A市有两大不能说:其一,商界大亨沈天擎的女人 其二,他的儿女曾叫他……

在她最狼狈的时候,遇到了他——沈天擎,一个沉默寡言却深不可测的男人,一个坐拥金钱地位却淡泊名利男人!

她挺着大肚子将早教书塞进他手里。他随手丢在旁边,讳莫如深地看向她,“除了你,我什么家务都不干。”

第一章


A市,名庭酒店。

苏子航和穆氏集团总裁穆秦并肩而走,路过总统套房808的时候,脸色明显冰凉了几分,颀长的身子突然停住,紧紧攥住拳头,反复松开又握紧,隐隐可见手背上青色的血管一根根爆出。

穆秦轻扫了一眼苏子航握紧的拳头,“苏少,如果后悔了,现在就可以带走你的女人。”

他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慢着!”

苏子航开口拦住了她,一张俊脸没有血色地看了一眼808的方向,最终越过,迈着沉重的步子,进了旁边的套房。

一进门,穆秦将一份文件递给苏子航,“半个小时后,这份协议可以生效了。”

苏子航接过那份合同,仔细阅览,手指也在发抖。

穆秦轻扫了一眼,淡淡地出声,“听说苏少和舒小姐曾是A大有名的金童玉女,相恋四年,情坚金石。”

苏子航一声不吭,脸色青透了,放下合同,紧攥着拳头。

穆秦轻笑一声,“苏少,你猜,隔壁进展到了什么程度了?托了衣服?正在前戏?还是已经深入了?”

“额……”

“我听说舒小姐还是完璧之身,苏少真舍得。”

苏子航猛地站起来,胸口不停地起伏,微微喘息,握紧的拳头,青筋暴跳,甚至能够听见骨节交错的声音。

穆秦笑着捻起一杯红酒,享受地浅抿一口,“舒小姐现在醉的一塌糊涂,还以为正在的男人是她的知心爱人苏少您呢。”

“够了,别说了!”

苏子航闭上眼睛,一拳狠狠地砸在墙壁上。

而此时,隔壁的总统套房,看不清相貌的男人长腿交叠坐在床前,修长指端夹着一支烟,出神地看着白色烟雾缭绕指尖,一张堪称没有瑕疵的侧脸如淬了冰,叫人望而生畏。

一直到空气中弥漫开淡淡的尼古丁味道,男人才回头看了一眼床醉到不省人事的女人,穿戴整齐,起身离开。

三年后正赶上结账的高峰期,开发票的人特别多。

舒舒忙的不可开交,头也没抬将发票递给过去。

“名片给我。”

耳边响起一道男人的声音,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低沉、好听如大提琴的末弦。

舒舒不由地抬头,看向对面的男人,整个人愣住了。

许久,她才反应过来,看了一眼手中的名片,递了过去,“不好意思。”

沈天擎目光在她脸上稍作停留,接过名片与发票一起放入钱包。

这时和他一起的姬容抚了抚墨镜,呷笑一声,“美女,衣服挺好看的,在哪买的?”

舒舒反射Xing地低头,看自己的衣服,她穿着一件白色的真丝衬衫,不是一般的透……

瞬间,舒舒脸红透了,装作什么不知道,低头继续开发票,心里默默问候了这个长相出众的男人千百遍。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柏晓推了推舒舒,指向坐在对面的方向沙发上低头玩手机的苏子航,“来接你了。”

舒舒看向苏子航,“晓晓,我先回去了。”

“嗯,在家闲着没事就过来。”

“好。”

舒舒收拾了一下,披了外套,提着包出门。

苏子航收起手机跟了出去,就在舒舒抬手拦计程车的时,突然伸手扼住她的手臂,将她拖向旁边的白色奔驰,“上车!”

舒舒挣扎不过,只好上车。

一路,谁也不说话,车厢里安静得出奇。

须臾,舒舒突然想起那个叫沈天擎的男人,实在和苏子航长得太像,或许,比苏子航长得更出众,只是自己看得不够仔细。

她侧头看向苏子航,“你认识沈天擎吗?”

苏子航闻声,眉头拧了一下,猛地一个急刹车,将车停在应急车道,看向舒舒,“问他做什么?”

舒舒将头转向一边,“就是问问。”

苏子航深深地看了一眼舒舒,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紧握着方向盘再次启动车子,车速飚到了最快,很快到了苏家。

一进门,舒舒先去了贝贝和宁宁的房间,两个孩子已经睡熟了,不过被子却被踢在一边。

她怕孩子夜里着凉,拉好被子,替他们盖好,坐了一阵才回了卧室,刚进门就看见苏子航换了衣服准备出门,轻轻地闭上眼睛,当作什么没有看见。

苏子航脸色不太对,看了一眼舒舒,头也不会地出门。

等他走了,舒舒才翻起身,打开旁边的抽屉,拿出一叠照片,手指微颤地翻看了一遍,双手抱着膝盖,坐在床上,满脸是泪!

照片中的男人是她结婚三年的丈夫苏子航,女人是她大学舍友许芫……

她看向窗外,夜色如水,月华淡然,静静地投在庭院里,落地长窗、回廊清幽,都好似披了一件薄纱,明明只是透出微微凉意,却感觉极冷!

舒舒缩了缩肩膀,拉紧了被子,眸光定在地上。

老榆树浓密的叶子,簇成一团团黑色的树影,透过落地窗,鬼魅一般般投射在光可鉴人的地砖上,被月光冰凉的手指不停地翻弄,一次次洗牌、打乱、又重组,支离破碎地映在那里,就像她和他三年的婚姻,终于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不知道该如何挽回。

不变只有蝉声,一遍遍复制、重播,纹丝不乱!

这才五月,蝉鸣竟已聒噪到叫人烦闷……

第二天,她起得很早,准备好早餐,直接去柏晓的酒楼帮忙。

下午闲的时候,舒舒坐在大厅沙发上休息,自动门转起来,她一抬头,竟看到了沈天擎……

第二章


不到十米的距离,男人笔直地站在那里,阳光半隐中,清隽深邃的五官,越发棱角分明,仿佛上帝一刀一刀精心雕琢。

随着他的走动,舒舒不由地多看了两眼。

忽地,沈天擎也看向舒舒,眸光落在她身上,一双沉如幽潭般的墨眸,烟波浩淼。

舒舒慌忙低头,装成看他身边的人。

晚上快九点的时候,沈天擎送完人,闲适地走到收银台前,看了一眼正在和柏晓对账的舒舒,“结账。”

舒舒低着头,放佛没有听见,柏晓抬头看了一眼沈天擎,报了消费的金额。

沈天擎低头从钱包里抽出卡,在柏晓伸手接的时候,手指微移,变了一个方向,径直递向舒舒。

舒舒只好接过,又递给柏晓,抬头看了一眼沈天擎,男人眸底是她看不懂的深沉。

而他旁边的姬容,将头转到一边咬着下唇憋着笑,“美女,这件衣服没昨天那件漂亮。”

舒舒脸一红,低下头装作在忙的样子。

这时,沈天擎突然将手中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放到收银台上,推到了舒舒面前。

姬容在旁边,憋着笑,笑得更坏了。

舒舒一愣,还没有来得及拒绝,沈天擎已经拿起柏晓递过去的发票转身离开。

她僵在那里,看着男人的背影。

柏晓把勾住舒舒的肩膀,瞟着沈天擎的背影暧昧地一笑,“老实说,你和沈天擎什么关系?”

“我不认识他。”

“那他怎么送你礼物?”

“我怎么知道。”

看了一眼收银台上的盒子,舒舒拿起来就要追上去还给沈天擎,柏晓拉住了他,“先让我看看是什么。”

“还说没什么,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贴身的衣服都可以送了……”

舒舒脸上一热,他什么意思?

她拿起盒子出门,那辆黑色的宾利已经不见了踪影。

舒舒回了酒楼,随手将盒子扔到了一边,胸闷异常。

柏晓坐在旁边,一直看着舒舒,手搭着下巴寻思了半天,突然神叨叨地出声,“我说他这种大金主怎么突然光临咱这不知名的小酒楼了,肯定是冲着你来的。”

舒舒头也不抬,闷闷地出声,“他是什么人?”

柏晓白了一眼舒舒,“这你都不知道?商界有个神话叫沈天擎,十六岁出国,二十二岁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硕士、博士学位、以及EMBA头衔,毕业后在摩根大通任职六年,一度进入核心管理层,在整个华尔街也享有商界华人第一人的美誉,不过,令人费解的是,他在事业的巅峰突然离开摩根回国,更传奇的是,竟然用短短的三年时间,在A市缔造了一段商业神话,时至今日,三十四岁,已经是身价百亿的财经巨子。”

就连舒舒,也不由地感叹,好一个厉害的男人,不过,再厉害,人品确实不怎么的。更奇怪的是,他好像认识自己一样,而自己确实不认识这个人,只是和他的丈夫长得有些像而已。

柏晓用力地拍了拍舒舒肩头,“五官清隽、生Xing冷漠、不喜言笑,又坐拥金钱地位,听说他一向洁身自好,至今还是单身,从不和任何女人传过绯闻,又对你有那么些意思,舒舒,依我看,不管你认识不认识,要不和苏子航离了算了,努力争取一下?”

舒舒无奈地耸肩,“据说苏子航还是单身贵族,你信?晓晓,贝贝和宁宁叫我妈妈了,别开这种玩笑。”

“万一他和那一代枭雄曹Cao一样有喜欢**的怪癖呢?”柏晓拿起扔在舒舒面前,“这就是证据,依我看,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你穿给他看。”

舒舒没有理柏晓,将衣服收拾整齐,装进盒子,放到了柜子里,打算改天碰见了再还给他。

可惜,后面连着一个月,她再也没有见过沈天擎的影子。

当晚,她回到苏家,一进卧室,看见苏子航阴沉着脸,就连他头顶的灯光,也投射出他专属的冷漠。

舒舒转身去盥洗室。

苏子航突然站起来拉住她,将她丢在床上,从抽屉里抽出一叠照片,扔在舒舒脸上,“这是什么?”

舒舒没有看,进了盥洗室,“你长眼睛不会自己看吗?”

苏子航冷笑一声,“你竟然叫人跟踪我!”

舒舒僵在那里,转身看向苏子航,张了张嘴巴,最终什么也没说。

沉默,在二人之间,迅速蔓延而开。

苏子航盯着她,眸色锋利如刀,冷漠到了骨子里。

舒舒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视线迷糊了几分,三年了,虽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他,只是心,还是像被蜜蜂蛰了一下,不是极痛,却如一根毒针,一点点嵌入软肉里,怎么也拔不出来,痛意延绵不绝。

“是你叫人做的?”苏子航抓住舒舒的肩头,眸色暗红地盯着她,力道一点点收紧,十指几乎要穿透她的肩骨。

舒舒抬头看他。

苏子航眼中写满了失望,“没想到你是这种女人,连个孩子都不放过。许芫的孩子没了,你满意了?”

“别告诉我车祸和你没有关系!”

苏子航盯着舒舒,那眼神,如凌迟刑讯的犯人,早已认定她有罪!

舒舒顿觉周围氧气稀薄了几分,恍惚轻笑一声,“是啊,我也没想到自己是这种女人,不过,是你把我变成了这种女人。”

她拿起旁边的婚纱照摆台,摔在地上,狠狠踩了一个脚印,呼吸有些急促。

苏子航喘了一口粗气,盯着舒舒,粗鲁地推开她,拾起摆台,用袖子擦去了照片中两人脸上污渍,放回原地,看向舒舒,冷声问,“你想干什么?”

舒舒无力地坐到床上,“三年前,我拿着怀孕的化验单到了你面前,原本以为你会很高兴,没想到你只有两个字……做了。今天,我才知道你这么喜欢孩子,在你的眼里,许芫的肚子里的才是你的孩子。”


第三章


苏子航侧过头不敢看舒舒,紧握着拳头,手背上青筋爆出,声音低了几分,“你不知道是要付刑事责任的?”

“和你无关。”

舒舒擦了一把眼泪,站起来,又将那个摆台扔在地上,上了床去摘挂在墙上的婚纱照。

苏子航眸色一动,粗喘了几口,冲上去,紧紧圈住了舒舒的腰,“你要干什么?”

“放开我!”

“安静点!别让我妈听到。”

舒舒想要拉开苏子航的手。

他反而抱得更紧,争执中,撞翻了旁边的床头灯。

沈云卿听到动静,翻了一个身,打开壁灯,推了一把苏平,不悦地摇了摇头,“到底还是爆发了。”

苏平戴了眼睛,看了一眼沈云卿,“子航在外面不规矩,你这个当***也不知道劝着点,尽知道添乱。”

沈云卿轻飘飘地笑了一声,“我以为她会一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呢。应该闹得再狠一点,最好直接崩溃,离开苏家。”

“你这什么心态!下去劝劝,说说子航,让他以后少在外面拈花惹草。”

“我不去!”

“好,那我去。”

苏平翻身就要起来,被

老公弃她如敝,这个男人却将二婚的她宠上天!-网站建设

2017-09-14 21:39:00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网站建设老公弃她如敝,这个男人却将二婚的她宠上天!



文章简介:

传闻,A市有两大不能说:其一,商界大亨沈天擎的女人 其二,他的儿女曾叫他……

在她最狼狈的时候,遇到了他——沈天擎,一个沉默寡言却深不可测的男人,一个坐拥金钱地位却淡泊名利男人!

她挺着大肚子将早教书塞进他手里。他随手丢在旁边,讳莫如深地看向她,“除了你,我什么家务都不干。”

第一章


A市,名庭酒店。

苏子航和穆氏集团总裁穆秦并肩而走,路过总统套房808的时候,脸色明显冰凉了几分,颀长的身子突然停住,紧紧攥住拳头,反复松开又握紧,隐隐可见手背上青色的血管一根根爆出。

穆秦轻扫了一眼苏子航握紧的拳头,“苏少,如果后悔了,现在就可以带走你的女人。”

他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慢着!”

苏子航开口拦住了她,一张俊脸没有血色地看了一眼808的方向,最终越过,迈着沉重的步子,进了旁边的套房。

一进门,穆秦将一份文件递给苏子航,“半个小时后,这份协议可以生效了。”

苏子航接过那份合同,仔细阅览,手指也在发抖。

穆秦轻扫了一眼,淡淡地出声,“听说苏少和舒小姐曾是A大有名的金童玉女,相恋四年,情坚金石。”

苏子航一声不吭,脸色青透了,放下合同,紧攥着拳头。

穆秦轻笑一声,“苏少,你猜,隔壁进展到了什么程度了?托了衣服?正在前戏?还是已经深入了?”

“额……”

“我听说舒小姐还是完璧之身,苏少真舍得。”

苏子航猛地站起来,胸口不停地起伏,微微喘息,握紧的拳头,青筋暴跳,甚至能够听见骨节交错的声音。

穆秦笑着捻起一杯红酒,享受地浅抿一口,“舒小姐现在醉的一塌糊涂,还以为正在的男人是她的知心爱人苏少您呢。”

“够了,别说了!”

苏子航闭上眼睛,一拳狠狠地砸在墙壁上。

而此时,隔壁的总统套房,看不清相貌的男人长腿交叠坐在床前,修长指端夹着一支烟,出神地看着白色烟雾缭绕指尖,一张堪称没有瑕疵的侧脸如淬了冰,叫人望而生畏。

一直到空气中弥漫开淡淡的尼古丁味道,男人才回头看了一眼床醉到不省人事的女人,穿戴整齐,起身离开。

三年后正赶上结账的高峰期,开发票的人特别多。

舒舒忙的不可开交,头也没抬将发票递给过去。

“名片给我。”

耳边响起一道男人的声音,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低沉、好听如大提琴的末弦。

舒舒不由地抬头,看向对面的男人,整个人愣住了。

许久,她才反应过来,看了一眼手中的名片,递了过去,“不好意思。”

沈天擎目光在她脸上稍作停留,接过名片与发票一起放入钱包。

这时和他一起的姬容抚了抚墨镜,呷笑一声,“美女,衣服挺好看的,在哪买的?”

舒舒反射Xing地低头,看自己的衣服,她穿着一件白色的真丝衬衫,不是一般的透……

瞬间,舒舒脸红透了,装作什么不知道,低头继续开发票,心里默默问候了这个长相出众的男人千百遍。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柏晓推了推舒舒,指向坐在对面的方向沙发上低头玩手机的苏子航,“来接你了。”

舒舒看向苏子航,“晓晓,我先回去了。”

“嗯,在家闲着没事就过来。”

“好。”

舒舒收拾了一下,披了外套,提着包出门。

苏子航收起手机跟了出去,就在舒舒抬手拦计程车的时,突然伸手扼住她的手臂,将她拖向旁边的白色奔驰,“上车!”

舒舒挣扎不过,只好上车。

一路,谁也不说话,车厢里安静得出奇。

须臾,舒舒突然想起那个叫沈天擎的男人,实在和苏子航长得太像,或许,比苏子航长得更出众,只是自己看得不够仔细。

她侧头看向苏子航,“你认识沈天擎吗?”

苏子航闻声,眉头拧了一下,猛地一个急刹车,将车停在应急车道,看向舒舒,“问他做什么?”

舒舒将头转向一边,“就是问问。”

苏子航深深地看了一眼舒舒,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紧握着方向盘再次启动车子,车速飚到了最快,很快到了苏家。

一进门,舒舒先去了贝贝和宁宁的房间,两个孩子已经睡熟了,不过被子却被踢在一边。

她怕孩子夜里着凉,拉好被子,替他们盖好,坐了一阵才回了卧室,刚进门就看见苏子航换了衣服准备出门,轻轻地闭上眼睛,当作什么没有看见。

苏子航脸色不太对,看了一眼舒舒,头也不会地出门。

等他走了,舒舒才翻起身,打开旁边的抽屉,拿出一叠照片,手指微颤地翻看了一遍,双手抱着膝盖,坐在床上,满脸是泪!

照片中的男人是她结婚三年的丈夫苏子航,女人是她大学舍友许芫……

她看向窗外,夜色如水,月华淡然,静静地投在庭院里,落地长窗、回廊清幽,都好似披了一件薄纱,明明只是透出微微凉意,却感觉极冷!

舒舒缩了缩肩膀,拉紧了被子,眸光定在地上。

老榆树浓密的叶子,簇成一团团黑色的树影,透过落地窗,鬼魅一般般投射在光可鉴人的地砖上,被月光冰凉的手指不停地翻弄,一次次洗牌、打乱、又重组,支离破碎地映在那里,就像她和他三年的婚姻,终于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不知道该如何挽回。

不变只有蝉声,一遍遍复制、重播,纹丝不乱!

这才五月,蝉鸣竟已聒噪到叫人烦闷……

第二天,她起得很早,准备好早餐,直接去柏晓的酒楼帮忙。

下午闲的时候,舒舒坐在大厅沙发上休息,自动门转起来,她一抬头,竟看到了沈天擎……

第二章


不到十米的距离,男人笔直地站在那里,阳光半隐中,清隽深邃的五官,越发棱角分明,仿佛上帝一刀一刀精心雕琢。

随着他的走动,舒舒不由地多看了两眼。

忽地,沈天擎也看向舒舒,眸光落在她身上,一双沉如幽潭般的墨眸,烟波浩淼。

舒舒慌忙低头,装成看他身边的人。

晚上快九点的时候,沈天擎送完人,闲适地走到收银台前,看了一眼正在和柏晓对账的舒舒,“结账。”

舒舒低着头,放佛没有听见,柏晓抬头看了一眼沈天擎,报了消费的金额。

沈天擎低头从钱包里抽出卡,在柏晓伸手接的时候,手指微移,变了一个方向,径直递向舒舒。

舒舒只好接过,又递给柏晓,抬头看了一眼沈天擎,男人眸底是她看不懂的深沉。

而他旁边的姬容,将头转到一边咬着下唇憋着笑,“美女,这件衣服没昨天那件漂亮。”

舒舒脸一红,低下头装作在忙的样子。

这时,沈天擎突然将手中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放到收银台上,推到了舒舒面前。

姬容在旁边,憋着笑,笑得更坏了。

舒舒一愣,还没有来得及拒绝,沈天擎已经拿起柏晓递过去的发票转身离开。

她僵在那里,看着男人的背影。

柏晓把勾住舒舒的肩膀,瞟着沈天擎的背影暧昧地一笑,“老实说,你和沈天擎什么关系?”

“我不认识他。”

“那他怎么送你礼物?”

“我怎么知道。”

看了一眼收银台上的盒子,舒舒拿起来就要追上去还给沈天擎,柏晓拉住了他,“先让我看看是什么。”

“还说没什么,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贴身的衣服都可以送了……”

舒舒脸上一热,他什么意思?

她拿起盒子出门,那辆黑色的宾利已经不见了踪影。

舒舒回了酒楼,随手将盒子扔到了一边,胸闷异常。

柏晓坐在旁边,一直看着舒舒,手搭着下巴寻思了半天,突然神叨叨地出声,“我说他这种大金主怎么突然光临咱这不知名的小酒楼了,肯定是冲着你来的。”

舒舒头也不抬,闷闷地出声,“他是什么人?”

柏晓白了一眼舒舒,“这你都不知道?商界有个神话叫沈天擎,十六岁出国,二十二岁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硕士、博士学位、以及EMBA头衔,毕业后在摩根大通任职六年,一度进入核心管理层,在整个华尔街也享有商界华人第一人的美誉,不过,令人费解的是,他在事业的巅峰突然离开摩根回国,更传奇的是,竟然用短短的三年时间,在A市缔造了一段商业神话,时至今日,三十四岁,已经是身价百亿的财经巨子。”

就连舒舒,也不由地感叹,好一个厉害的男人,不过,再厉害,人品确实不怎么的。更奇怪的是,他好像认识自己一样,而自己确实不认识这个人,只是和他的丈夫长得有些像而已。

柏晓用力地拍了拍舒舒肩头,“五官清隽、生Xing冷漠、不喜言笑,又坐拥金钱地位,听说他一向洁身自好,至今还是单身,从不和任何女人传过绯闻,又对你有那么些意思,舒舒,依我看,不管你认识不认识,要不和苏子航离了算了,努力争取一下?”

舒舒无奈地耸肩,“据说苏子航还是单身贵族,你信?晓晓,贝贝和宁宁叫我妈妈了,别开这种玩笑。”

“万一他和那一代枭雄曹Cao一样有喜欢**的怪癖呢?”柏晓拿起扔在舒舒面前,“这就是证据,依我看,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你穿给他看。”

舒舒没有理柏晓,将衣服收拾整齐,装进盒子,放到了柜子里,打算改天碰见了再还给他。

可惜,后面连着一个月,她再也没有见过沈天擎的影子。

当晚,她回到苏家,一进卧室,看见苏子航阴沉着脸,就连他头顶的灯光,也投射出他专属的冷漠。

舒舒转身去盥洗室。

苏子航突然站起来拉住她,将她丢在床上,从抽屉里抽出一叠照片,扔在舒舒脸上,“这是什么?”

舒舒没有看,进了盥洗室,“你长眼睛不会自己看吗?”

苏子航冷笑一声,“你竟然叫人跟踪我!”

舒舒僵在那里,转身看向苏子航,张了张嘴巴,最终什么也没说。

沉默,在二人之间,迅速蔓延而开。

苏子航盯着她,眸色锋利如刀,冷漠到了骨子里。

舒舒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视线迷糊了几分,三年了,虽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他,只是心,还是像被蜜蜂蛰了一下,不是极痛,却如一根毒针,一点点嵌入软肉里,怎么也拔不出来,痛意延绵不绝。

“是你叫人做的?”苏子航抓住舒舒的肩头,眸色暗红地盯着她,力道一点点收紧,十指几乎要穿透她的肩骨。

舒舒抬头看他。

苏子航眼中写满了失望,“没想到你是这种女人,连个孩子都不放过。许芫的孩子没了,你满意了?”

“别告诉我车祸和你没有关系!”

苏子航盯着舒舒,那眼神,如凌迟刑讯的犯人,早已认定她有罪!

舒舒顿觉周围氧气稀薄了几分,恍惚轻笑一声,“是啊,我也没想到自己是这种女人,不过,是你把我变成了这种女人。”

她拿起旁边的婚纱照摆台,摔在地上,狠狠踩了一个脚印,呼吸有些急促。

苏子航喘了一口粗气,盯着舒舒,粗鲁地推开她,拾起摆台,用袖子擦去了照片中两人脸上污渍,放回原地,看向舒舒,冷声问,“你想干什么?”

舒舒无力地坐到床上,“三年前,我拿着怀孕的化验单到了你面前,原本以为你会很高兴,没想到你只有两个字……做了。今天,我才知道你这么喜欢孩子,在你的眼里,许芫的肚子里的才是你的孩子。”


第三章


苏子航侧过头不敢看舒舒,紧握着拳头,手背上青筋爆出,声音低了几分,“你不知道是要付刑事责任的?”

“和你无关。”

舒舒擦了一把眼泪,站起来,又将那个摆台扔在地上,上了床去摘挂在墙上的婚纱照。

苏子航眸色一动,粗喘了几口,冲上去,紧紧圈住了舒舒的腰,“你要干什么?”

“放开我!”

“安静点!别让我妈听到。”

舒舒想要拉开苏子航的手。

他反而抱得更紧,争执中,撞翻了旁边的床头灯。

沈云卿听到动静,翻了一个身,打开壁灯,推了一把苏平,不悦地摇了摇头,“到底还是爆发了。”

苏平戴了眼睛,看了一眼沈云卿,“子航在外面不规矩,你这个当***也不知道劝着点,尽知道添乱。”

沈云卿轻飘飘地笑了一声,“我以为她会一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呢。应该闹得再狠一点,最好直接崩溃,离开苏家。”

“你这什么心态!下去劝劝,说说子航,让他以后少在外面拈花惹草。”

“我不去!”

“好,那我去。”

苏平翻身就要起来,被

深圳网站建设首选华仕尊城  http://www.w-vi.com

W design values every chance to work with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