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见证》:韩国网络实名制兴废始末

W-design2017.09.13


来源:网易游戏 《见证》系列专题第44期


轰动一时的“狗屎女”事件,令韩国民众开始反思网络暴力,政府决定立法推进网络实名制

2005年6月5日,韩国首尔地铁二号线,一名女孩牵的宠物狗在地铁车厢内排便。邻座老人要求女孩清理狗的排泄物,女孩拒不愿意,还恶言相向。


这一场面被人用手机拍下,上传至互联网后,激起公愤。网民发动“人肉”搜索,数天后,女孩的真实姓名、电话、住址、就读学校等个人信息,被公诸于众。“狗屎女”这个不雅称号,很快吞没了女孩,网上四处流传着侮辱她和调侃她的“二次创作”。她的父母也接到不少匿名电话,指责其家教不严。


迫于压力,女孩公开道歉。退学后,她患上了精神疾病。她的姐妹不得不转换工作,父母也被迫搬家,并隐姓埋名。


这就是当年轰动互联网的“狗屎女”事件(DogPoopGirl),其影响波及海外。2005年7月,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题为《地铁骚乱升级为羞辱个人的互联网力量的试验台》的评论文章。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丹尼尔·索洛夫在文中称:“一个人违反道德规范后,被互联网烙上深深的‘数码红字’。舆论制裁的力量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狗屎女”事件令韩国民众开始反思网络暴力。2005年7月,雅虎韩国的一项在线用户调查显示,79%的受访者支持网络实名制。韩国政府决定,将网络实名制以立法形式付诸实施。

2007年,韩国正式实施网络实名制。用户注册登录时须使用真实身份,发布消息可使用化名

“狗屎女”事件发生后三个月,2005年9月,韩国信息通信部举行听证会,提出在大型门户网站推行有限实名制,用户在这些网站的留言板上发表回复时,有义务使用实名。


韩国官员在解释这一政策时,措辞谨慎,表示此举是为了“减少以匿名进行诽谤等副作用”,并强调“为了不损害网络匿名性的正面作用,制定细则时会把持平衡”。


然而2006年,韩国政府着手制定《促进使用信息通信网及信息保护关联法》修正案时,已决定扩大涉及网站的范围。信息通信部官员在描述网络实名制时,语气也与以往不同。韩国《朝鲜日报》引述称,该法律旨在“净化网络文化”,以及“大力治理最近成为韩国社会问题的恶意留言和利用网络侵犯个人隐私现象”。一旦发生法律纠纷,警方可迅速确认用户的真实身份。


在韩国,网络实名制又被称为“本人确认制”,具体实施采用“后台实名”原则:用户在注册登录时必须使用真实的姓名和身份证号,而在前台发布消息时,可以使用化名。


2007年7月,韩国正式推行网络实名制。日均页面浏览量在30万人次以上的门户网站,以及日均页面浏览量在20万人次以上的媒体网站,被要求必须引入身份验证机制,共计35家。

崔真实自杀事件被认为与网络谣言直接相关,韩国政府随即宣布扩大网络实名制的应用范围


网络实名制在韩国实施一年后,2008年10月2日,韩国女明星崔真实在首尔私人寓所的浴室内,以绷带上吊身亡。这起自杀事件被认为与网络谣言直接相关。


调查自杀动机时,韩国警方翻阅了崔真实的日记,内容显示,崔真实因失去好友安在焕,并深受高利贷谣言折磨,精神几近崩溃。


崔真实的母亲回忆说,自杀前一天晚上,女儿醉酒后回到家,向她诉说:“我对这个世界的人都很失望。什么高利贷啊,都与我无关的事情,可不知道为什么都来折磨我?”之后便哭着跑进浴室,锁上了门。


“高利贷谣言”起于一个月前,韩国明星安在焕自杀身亡后,韩国某证券公司的两名职员在网上散布消息,称是崔真实向安在焕发放高利贷,间接逼死了安在焕。这一谣言令原本便患有抑郁症的崔真实深受打击,最终走上自杀的道路。


2009年6月16日,首尔中央法院对散布谣言的两名证券公司职员作出审判,以损毁他人名誉等罪名,判处两人有期徒刑10个月,缓期两年执行,并从事社会服务120小时。

网络谣言固难辞其咎,而韩国社会对单身母亲的歧视,更是导致这场悲剧的罪魁祸首

崔真实自杀后不久,美国《时代周刊》发表题为《名人自杀事件震动韩国》的报道。文章称:“崔真实之死,被认为与网络谣言有极大关系。但与此同时,作为离婚后坚持工作的单身母亲——这一人群在韩国被视为‘贱民阶层’(pariahstatus),崔真实承受的巨大压力更是导致这场悲剧的重要原因。


文中援引韩国专栏作者朴秀娜的观点:“韩国社会不喜欢强势的女性,并且认为单身母亲有人格缺陷。这如同烙在她们额头上的红字。”


这篇报道还指出,过去五年,在全球发达国家中,韩国的自杀率高居榜首。韩国民众对精神疾病讳莫如深,即便普通的抑郁症,也极少公开谈及。首尔精神卫生中心的心理医生李明洙认为,韩国人之所以对精神疾病守口如瓶,主要原因之一是担心因此失去工作。


尽管导致崔真实自杀的原因并非单一,韩国社会的种种陋习难脱干系,这起事件最终还是被归咎于网络暴力,引发了一场声讨运动。


不久,韩国政府通过一项修正案,宣布自2009年4月起,网络实名制的应用范围扩展至日均页面浏览量超过10万人次的网站,共计153家。


实名制对“网络暴力”收效甚微,反而抑制了正常沟通。社交网站兴起后,实名制名存实亡

韩国推行网络实名制的初衷,在于减少网上的语言暴力、名誉损坏、侵犯隐私、虚假信息传播等不良行为,促使网民对自己的网络行为负责。而三年后的一份调查数据显示,效果并不理想。


“2010年4月,首尔大学的一位教授发表《对互联网实名制的实证研究》称,该制度实施后,诽谤跟帖数量从13.9%减少到12.2%,减少了仅1.7个百分点。”在《韩国互联网实名制的教训》一文中,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者金宰贤写道,“更值得一提的是,以IP地址为基准,网络论坛的平均参与者从2585人减少到737人。可见,互联网实名制导致的‘自我审查’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网上的沟通。”


调查显示,三分之二曾发布恶意贴的网民对是否使用实名并不在意。出于“法不责众”的心理,他们即便以真实姓名登录,仍会故伎重演。同时,一种被称为“身份证伪造器”的软件也应运而生。这类软件可以伪造韩国身份证号,骗过网站的身份验证系统。


网站自身也存在各种规避行为,部分日访问量可能超过10万人次的网站选择不公开浏览次数,部分网站选择绕道海外。2009年4月,YouTube被指定为实名制对象后,关闭了韩国站的视频上传和留言功能,将用户转往国际站。


近两年,推特(Twitter)、脸书(Facebook)等社交网站风靡韩国。2011年3月,韩国放送通信委员将此类网站排除于实名制对象以外,理由是社交网站属私人领域,不适用实名制。至此,网络实名制已名存实亡。

以保护隐私为初衷的网络实名制,最终却导致用户隐私的大规模泄露,这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对网络实名制的致命一击发生在2011年7月。当月,韩国门户网站Nate以及社交网站“赛我网”遭黑客攻击,导致约3500万名用户的个人信息外泄(韩国2010年总人口约为5000万)。被泄露的资料极为详尽,包括姓名、生日、电话、住址、邮箱、密码和身份证号码。


同年11月,韩国游戏运营商Nexon公司服务器被黑客入侵,导致1300万名用户的个人信息被泄露。


购物网站和企业网站一度被认为是网络实名制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它们可以通过身份证号对顾客的性别、年龄和生日等信息进行分类,建立用户数据库,开展有针对性的营销活动。


然而,网站所掌握的海量用户资料,最终却成为黑客的盘中餐,引发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网络安全危机。被泄露的个人信息,有可能被不良商家利用,从事电话营销,发送广告邮件,更可能导致账号盗用、侵犯隐私、电话诈骗等难以预料的恶劣后果。


事发一个月后,韩国政府首次表态将逐步废止网络实名制。同年年底,韩国广播通信委员会向总统李明博提交2012年业务计划,明确表示将“重新检讨”网络实名制。与此同时,Naver、Daum等大型门户网站也陆续宣布,将删除已保存的用户信息。


这意味着,一场国家规模的“网络实名制”的实验,即将划上休止符。

2012年8月,网络实名制被判违宪,因其未实现预期的公益性,反而令言论自由受到限制

2010年初,韩国民间团体向宪法裁判所提起诉讼,称网络实名制侵害用户的匿名表达自由、互联网言论自由以及隐私权。2012年8月23日,经八名法官一致同意,韩国宪法裁判所判决网络实名制违宪。


判决称,网络实名的目的是公益性,但网络实名制实行后,网上的恶性言论和非法信息并未明显减少,反而促使网民选择使用国外网站,令国内网站与国外网站的经营产生差距,未实现预期的公益性。


判决认为,网络实名制使言论自由受到限制,个人信息通过网络泄露并被非法利用的风险增加,同时也使得没有韩国身份证的外国人无法注册登录韩国网站。综合衡量,网络实名制的弊端远甚于公益性。


宪法裁判所还指出,参考美、英、德等国的立法事例,其对网络的管理均基于民间自律,并未采用网络实名制。至于网络实名制“控制上传非法信息、在造成损失时能获知加害者”的立法目的,完全可以通过“IP追踪和刑事处罚、损害赔偿”等手段得以实现。


判决当天,韩国放送通信委员会表示,将根据审判结果,对相关法律进行修改。


至此,实施五年之久的网络实名制,在韩国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

结束语:


虚拟世界是现实世界的延伸与折射。

互联网上的诸多“暴行”,并非源于匿名,而是源于个人信息易于暴露的互联网环境,以及在这种环境下活动的人们,对隐私保护的缺乏认知,对他人的缺乏尊重。

2011年9月,韩国网络用户信息大规模泄露后一个月,《纽约时报》发表题为《互联网命名》(NamingNamesontheInternet)的文章,点评网络实名制。作者在结尾处写道:“真实的世界往往是糟糕的、混乱的和匿名的,互联网最好也保持这个状态。”


不敢挺身而出

至少不做帮凶


防失联加小头爸爸私人微信



好文推荐 点击阅读

《走出帝制》最后三篇到底写了什么?

沈宁|抢救真实的历史

怎样才算发达国家?

网页设计首选华仕尊城设计http://www.w-vi.com

网易《见证》:韩国网络实名制兴废始末-网站建设

2017-09-13 06:42:21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网站建设网易《见证》:韩国网络实名制兴废始末


来源:网易游戏 《见证》系列专题第44期


轰动一时的“狗屎女”事件,令韩国民众开始反思网络暴力,政府决定立法推进网络实名制

2005年6月5日,韩国首尔地铁二号线,一名女孩牵的宠物狗在地铁车厢内排便。邻座老人要求女孩清理狗的排泄物,女孩拒不愿意,还恶言相向。


这一场面被人用手机拍下,上传至互联网后,激起公愤。网民发动“人肉”搜索,数天后,女孩的真实姓名、电话、住址、就读学校等个人信息,被公诸于众。“狗屎女”这个不雅称号,很快吞没了女孩,网上四处流传着侮辱她和调侃她的“二次创作”。她的父母也接到不少匿名电话,指责其家教不严。


迫于压力,女孩公开道歉。退学后,她患上了精神疾病。她的姐妹不得不转换工作,父母也被迫搬家,并隐姓埋名。


这就是当年轰动互联网的“狗屎女”事件(DogPoopGirl),其影响波及海外。2005年7月,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题为《地铁骚乱升级为羞辱个人的互联网力量的试验台》的评论文章。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丹尼尔·索洛夫在文中称:“一个人违反道德规范后,被互联网烙上深深的‘数码红字’。舆论制裁的力量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狗屎女”事件令韩国民众开始反思网络暴力。2005年7月,雅虎韩国的一项在线用户调查显示,79%的受访者支持网络实名制。韩国政府决定,将网络实名制以立法形式付诸实施。

2007年,韩国正式实施网络实名制。用户注册登录时须使用真实身份,发布消息可使用化名

“狗屎女”事件发生后三个月,2005年9月,韩国信息通信部举行听证会,提出在大型门户网站推行有限实名制,用户在这些网站的留言板上发表回复时,有义务使用实名。


韩国官员在解释这一政策时,措辞谨慎,表示此举是为了“减少以匿名进行诽谤等副作用”,并强调“为了不损害网络匿名性的正面作用,制定细则时会把持平衡”。


然而2006年,韩国政府着手制定《促进使用信息通信网及信息保护关联法》修正案时,已决定扩大涉及网站的范围。信息通信部官员在描述网络实名制时,语气也与以往不同。韩国《朝鲜日报》引述称,该法律旨在“净化网络文化”,以及“大力治理最近成为韩国社会问题的恶意留言和利用网络侵犯个人隐私现象”。一旦发生法律纠纷,警方可迅速确认用户的真实身份。


在韩国,网络实名制又被称为“本人确认制”,具体实施采用“后台实名”原则:用户在注册登录时必须使用真实的姓名和身份证号,而在前台发布消息时,可以使用化名。


2007年7月,韩国正式推行网络实名制。日均页面浏览量在30万人次以上的门户网站,以及日均页面浏览量在20万人次以上的媒体网站,被要求必须引入身份验证机制,共计35家。

崔真实自杀事件被认为与网络谣言直接相关,韩国政府随即宣布扩大网络实名制的应用范围


网络实名制在韩国实施一年后,2008年10月2日,韩国女明星崔真实在首尔私人寓所的浴室内,以绷带上吊身亡。这起自杀事件被认为与网络谣言直接相关。


调查自杀动机时,韩国警方翻阅了崔真实的日记,内容显示,崔真实因失去好友安在焕,并深受高利贷谣言折磨,精神几近崩溃。


崔真实的母亲回忆说,自杀前一天晚上,女儿醉酒后回到家,向她诉说:“我对这个世界的人都很失望。什么高利贷啊,都与我无关的事情,可不知道为什么都来折磨我?”之后便哭着跑进浴室,锁上了门。


“高利贷谣言”起于一个月前,韩国明星安在焕自杀身亡后,韩国某证券公司的两名职员在网上散布消息,称是崔真实向安在焕发放高利贷,间接逼死了安在焕。这一谣言令原本便患有抑郁症的崔真实深受打击,最终走上自杀的道路。


2009年6月16日,首尔中央法院对散布谣言的两名证券公司职员作出审判,以损毁他人名誉等罪名,判处两人有期徒刑10个月,缓期两年执行,并从事社会服务120小时。

网络谣言固难辞其咎,而韩国社会对单身母亲的歧视,更是导致这场悲剧的罪魁祸首

崔真实自杀后不久,美国《时代周刊》发表题为《名人自杀事件震动韩国》的报道。文章称:“崔真实之死,被认为与网络谣言有极大关系。但与此同时,作为离婚后坚持工作的单身母亲——这一人群在韩国被视为‘贱民阶层’(pariahstatus),崔真实承受的巨大压力更是导致这场悲剧的重要原因。


文中援引韩国专栏作者朴秀娜的观点:“韩国社会不喜欢强势的女性,并且认为单身母亲有人格缺陷。这如同烙在她们额头上的红字。”


这篇报道还指出,过去五年,在全球发达国家中,韩国的自杀率高居榜首。韩国民众对精神疾病讳莫如深,即便普通的抑郁症,也极少公开谈及。首尔精神卫生中心的心理医生李明洙认为,韩国人之所以对精神疾病守口如瓶,主要原因之一是担心因此失去工作。


尽管导致崔真实自杀的原因并非单一,韩国社会的种种陋习难脱干系,这起事件最终还是被归咎于网络暴力,引发了一场声讨运动。


不久,韩国政府通过一项修正案,宣布自2009年4月起,网络实名制的应用范围扩展至日均页面浏览量超过10万人次的网站,共计153家。


实名制对“网络暴力”收效甚微,反而抑制了正常沟通。社交网站兴起后,实名制名存实亡

韩国推行网络实名制的初衷,在于减少网上的语言暴力、名誉损坏、侵犯隐私、虚假信息传播等不良行为,促使网民对自己的网络行为负责。而三年后的一份调查数据显示,效果并不理想。


“2010年4月,首尔大学的一位教授发表《对互联网实名制的实证研究》称,该制度实施后,诽谤跟帖数量从13.9%减少到12.2%,减少了仅1.7个百分点。”在《韩国互联网实名制的教训》一文中,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者金宰贤写道,“更值得一提的是,以IP地址为基准,网络论坛的平均参与者从2585人减少到737人。可见,互联网实名制导致的‘自我审查’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网上的沟通。”


调查显示,三分之二曾发布恶意贴的网民对是否使用实名并不在意。出于“法不责众”的心理,他们即便以真实姓名登录,仍会故伎重演。同时,一种被称为“身份证伪造器”的软件也应运而生。这类软件可以伪造韩国身份证号,骗过网站的身份验证系统。


网站自身也存在各种规避行为,部分日访问量可能超过10万人次的网站选择不公开浏览次数,部分网站选择绕道海外。2009年4月,YouTube被指定为实名制对象后,关闭了韩国站的视频上传和留言功能,将用户转往国际站。


近两年,推特(Twitter)、脸书(Facebook)等社交网站风靡韩国。2011年3月,韩国放送通信委员将此类网站排除于实名制对象以外,理由是社交网站属私人领域,不适用实名制。至此,网络实名制已名存实亡。

以保护隐私为初衷的网络实名制,最终却导致用户隐私的大规模泄露,这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对网络实名制的致命一击发生在2011年7月。当月,韩国门户网站Nate以及社交网站“赛我网”遭黑客攻击,导致约3500万名用户的个人信息外泄(韩国2010年总人口约为5000万)。被泄露的资料极为详尽,包括姓名、生日、电话、住址、邮箱、密码和身份证号码。


同年11月,韩国游戏运营商Nexon公司服务器被黑客入侵,导致1300万名用户的个人信息被泄露。


购物网站和企业网站一度被认为是网络实名制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它们可以通过身份证号对顾客的性别、年龄和生日等信息进行分类,建立用户数据库,开展有针对性的营销活动。


然而,网站所掌握的海量用户资料,最终却成为黑客的盘中餐,引发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网络安全危机。被泄露的个人信息,有可能被不良商家利用,从事电话营销,发送广告邮件,更可能导致账号盗用、侵犯隐私、电话诈骗等难以预料的恶劣后果。


事发一个月后,韩国政府首次表态将逐步废止网络实名制。同年年底,韩国广播通信委员会向总统李明博提交2012年业务计划,明确表示将“重新检讨”网络实名制。与此同时,Naver、Daum等大型门户网站也陆续宣布,将删除已保存的用户信息。


这意味着,一场国家规模的“网络实名制”的实验,即将划上休止符。

2012年8月,网络实名制被判违宪,因其未实现预期的公益性,反而令言论自由受到限制

2010年初,韩国民间团体向宪法裁判所提起诉讼,称网络实名制侵害用户的匿名表达自由、互联网言论自由以及隐私权。2012年8月23日,经八名法官一致同意,韩国宪法裁判所判决网络实名制违宪。


判决称,网络实名的目的是公益性,但网络实名制实行后,网上的恶性言论和非法信息并未明显减少,反而促使网民选择使用国外网站,令国内网站与国外网站的经营产生差距,未实现预期的公益性。


判决认为,网络实名制使言论自由受到限制,个人信息通过网络泄露并被非法利用的风险增加,同时也使得没有韩国身份证的外国人无法注册登录韩国网站。综合衡量,网络实名制的弊端远甚于公益性。


宪法裁判所还指出,参考美、英、德等国的立法事例,其对网络的管理均基于民间自律,并未采用网络实名制。至于网络实名制“控制上传非法信息、在造成损失时能获知加害者”的立法目的,完全可以通过“IP追踪和刑事处罚、损害赔偿”等手段得以实现。


判决当天,韩国放送通信委员会表示,将根据审判结果,对相关法律进行修改。


至此,实施五年之久的网络实名制,在韩国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

结束语:


虚拟世界是现实世界的延伸与折射。

互联网上的诸多“暴行”,并非源于匿名,而是源于个人信息易于暴露的互联网环境,以及在这种环境下活动的人们,对隐私保护的缺乏认知,对他人的缺乏尊重。

2011年9月,韩国网络用户信息大规模泄露后一个月,《纽约时报》发表题为《互联网命名》(NamingNamesontheInternet)的文章,点评网络实名制。作者在结尾处写道:“真实的世界往往是糟糕的、混乱的和匿名的,互联网最好也保持这个状态。”


不敢挺身而出

至少不做帮凶


防失联加小头爸爸私人微信



好文推荐 点击阅读

《走出帝制》最后三篇到底写了什么?

沈宁|抢救真实的历史

怎样才算发达国家?

网页设计首选华仕尊城设计http://www.w-vi.com

深圳网站建设首选华仕尊城  http://www.w-vi.com

W design values every chance to work with you.